~ト · 燈 · モ · 樹 · キ~

本命立花和树哥。
曾经是个沉迷于翻唱和橡皮章的日语字幕组成员。刚从澳洲回国。法学狗。近日希望能抽空重启翻唱坑和章子坑。手账爱好者。

逝者——about you

[ BGM : 変わりゆく世界のために ]


他們不在了。


而我卻經常忘記。


沒有實感。


還是想著,什麼時候再一起去天一吃烤肉,一起去真人密室。


然后每当我的手机提示:豌豆荚可以升级了;豆瓣电影可以升级了;koalcat's clear可以升级了。。。我的心都会猛地抽痛。


我的手机是你和我一起去买的。终于可以自己做主,买下人生中第一个智能机,我又激动又无措,拜托稍微懂行一点的你陪我去买。你满口答应下来。然后,真的陪我逛遍了整个天一的数码店。国美,苏宁,迪信通。。。细心地帮我参谋。在看完某一个柜台之后,你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皱着眉头说,觉得刚刚那个店员不懂装懂,这个跟那个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耗费了整个下午,我终于买了手机,拿着一整块板砖不知道该怎么办。你带我到了时代影院坐下来,蹭着wifi下了一些你觉得很好用的软件。“豌豆荚是个很好的下应用的软件;我看电影简讯都在豆瓣电影上看的,还不错;这个是个很好的效率应用,勾勾叉叉很简洁。。。”

我新奇地摆弄着有了应用的手机,觉得越发神奇,一抬头看到你在看,突然觉得很尴尬,感觉自己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姑娘。你轻轻一笑,“是不是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刚拿到智能机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呢”


突然觉得语塞。


知道吗,月刊少女野崎君最新的一集,野崎撑着伞,突然绕到了佐倉的外侧,将她和马路隔开。

那時我突然按下了暫停。

你是個很gentle的男生,對女生都很gentle,跟我一起走的時候,嘗嘗在身後來車的時候,若無其事地摟過我的肩膀,將我攬到靠邊的一側,還不忘說一句,小心車。你知道嗎,我們寢室評出來的十好男人,有你一個哦。


我又語塞了。不知道該怎麼說,也不知道如何收回眼眶里的濕潤。


你和女朋友,從初中便開始談戀愛了。感情一直很好。被我們班的人稱為模範情侶。雖然我對她不怎麼熟,但是我知道,你們兩個都是很好的人。


怎麼會發生那樣的事。


那天,我和朋友在青島爬嶗山。上山前我接到了樓桑的電話,才得知了你的事。我的第一反應是。你特麼在開玩笑吧。怎麼可能。

然後,他沉默了。


沒想到暑假的畢業上海游是我們最後一次出遊。

沒想到寒假的探望老師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我還沒去廣東找你玩,沒讓你請我吃廣東小吃。你說過要策劃一次更好的旅行,還沒帶我們去。手機里的NFC還沒有在中國普及使用。。。

你說你,怎麼就走了呢。


今年暑假快結束的時候,我們班舉辦了一次聚會。好多人都去了,不過我在韓國沒去成。你知道嗎,當年的好多對都沒有走下去,如今又有了好多意想不到的組合。我也是前兩天和閨蜜見面才知道的呢。


今天晚上,我不知怎麼的想到你。我想知道具體細節,想知道一些內情,但是搜索了百度新聞,卻什麼都沒搜到呢。


然後我輸入了你們倆的名字。




我看著這麼短短的一條提問,視野又模糊了。

这是你的口气,这是你手下敲出来的字,这是你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痕迹。


為什麼,你不在了呢。

連最懷念你的,跟你一起走過最難忘日子的人也不在了。

整個夏天,朋友一起玩的時候,也沒怎麼聽到他們呢提起你的事。你知道嗎,大家都很難過,我說起我的手機,然後我沉默了,他們也一個個沉默了。


為什麼,我在看到你那張向死而生的時候,沒有馬上給你個電話呢,我竟然還在下面點讚。是不是當時如果有誰來勸勸你,跟你說說話,也許你現在,雖然不會在光明下,但至少好好的。


ひとり、まだひとり友は                           一个 又一个朋友

遠く、離れてゆく                                     离我远去

幾度、失くし続ければ                              要失去多少次

悲しみに慣れるかな                                 才能习惯悲伤


我的手帐里还记着你的生日。

我的手机里还有你给我下的应用。

我还记得你。


我真的不想说出 逝者如斯 这种话。


但是我们都会向前走。不过,也许,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后的同学会,大家还是会记得你,在别人提起你的时候,沉默地低下头、


我是不是很语无伦次啊。

不过你应该懂我想说什么。

不知道你在那边是否也保持新潮,还逛各种社交文艺网站,不知道会不会看lofter呢。


你的文笔很好,千万不要嘲笑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