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 · 燈 · モ · 樹 · キ~

本命立花和树哥。
曾经是个沉迷于翻唱和橡皮章的日语字幕组成员。刚从澳洲回国。法学狗。近日希望能抽空重启翻唱坑和章子坑。手账爱好者。

只是想随便写点东西

来澳洲也有将近一个月了。

电脑打字都已经形成标点后面加空格的习惯了。

人的适应性真是可怕。曾经说话都会条件反射般地蹦日文的我,现在自言自语也开始用英文了。


怎么说呢,对这里的感觉,就像今天见院长的时候说的一样,first inpression就是quiet。在上海的时候,走一米路至少能看见一个人,1000米就能见上1000个人。但是在这里,从住所到学校1500米的路,大概也就见上那么10个人左右吧。有人调侃说,老外那么热情,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到人了,所以见到个活人就会说声hello。

然后,这边生态好的可怕。路上的虫子特别多。有天下午下课回家,人行道边的土地里爬出一堆飞虫飞了起来。这飞虫的大军硬生生地把我拦住了。瞪着眼睛等了5分钟,看那前赴后继源源不断的飞虫,我终于下定决心杀出一条血路(。

说说学校吧。这是个很神奇的空间。因为建在坡上山上,所以楼层数各种混乱。比如说,从中央草坪走进图书馆,并没有任何上下楼梯,但是这里就是3楼。所以绝对不能擅自断定自己在第几层。。。(谜一样的地方

上课大多数都很有意思,特别喜欢evidence和criminal的老师,上课非常幽默。虽然都是老头子了,但是浑身散发的魅力让你移不开眼睛。上课氛围大多很轻松,可以随时提问,可以跟老师插科打诨。出来才知道国内的教育原来真的是僵化的(。 不过这里语言大关真的太难过了。。。


因为靠深海,所以各种国内难以尝到,或者很贵的东西,这里都恨平常。超市里买一盒三文鱼就可以直接切片蘸芥末酱油生吃,去海鲜饭店点oyster生蚝也是蘸酱生吃,新鲜的肉带着鲜甜,作为吃货觉得异常开心。


其实刚来的时候,因为枕头太硬晚上基本上都睡不好。天天大量的英文阅读,连晚上做噩梦的内容都是说英文,而且为了立花花不得不时不时地看看日文情报。有时特别懊悔。如果高考考完,认定自己想去日本,就直接去那边读语言或者预科,考那边的大学,说不定过的会更开心。不用在不喜欢的国度,在不感兴趣的大学里,学着难度爆表的课程。

但是这种想法只持续了2周。在收到日亚的包裹时,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有种交通工具叫飞机,有个东西叫互联网。世界已经变得这么触手可及(并不是广告词),独自探索陌生的地方也蛮有意思的。

可能是自己太没心没肺吧。相隔了半个地球,但是在微信上聊聊天,在微博上与同好们分享欢乐,跟一起学习的小伙伴们逛逛超市,除了上课与学习都是用英文,以及认识的小伙伴们说的都是不同口音的英语以外,这感觉跟在国内没什么两样。

最近生活更加恢复了国内的节奏。白天学习,晚上回家洗完澡,捧着酸奶披着毛毯缩在椅子里看看番听听抓。终于拥有了带床头柜的床,铺着厚厚软软的席梦思。新买的枕头很软,陷在里面睡得很安稳。

前两天刚刚申请了ero在大阪和东京的两场巡演的票子。最最最希望能抽中大阪那场,因为时间比较适合。过去了一定就会有小伙伴,大不了就是一个人的旅程。也许是因为来了这边,大家的独立意识都很高,自己也不是那么纠结于有没有人组队一起了。虽然抽选的结果还没有出,但还是按捺不住心情开始看看日本地图规划大致行程问问申请签证的事。(顺便在这里祈祷一下能抽到live!!!)


总之,熟悉这里的生活,熟悉西餐,熟悉欧美澳的化妆品,熟悉lecture,熟悉textbook,熟悉transperth。


anyway

so far so good.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