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 · 燈 · モ · 樹 · キ~

本命立花和树哥。
曾经是个沉迷于翻唱和橡皮章的日语字幕组成员。刚从澳洲回国。法学狗。近日希望能抽空重启翻唱坑和章子坑。手账爱好者。

positive二三事

(1)Y有了男朋友。是个很好的人。我们和C因为Y的福利,一同蹭Y男朋友的车出去。

有天上学路上,我们讲起出去玩的事,Y豪迈地一挥手“没事,男朋友有车”。

C笑着说“怎么感觉他也得对我们好一样”

Y点头“那是当然,她对你们好是连带义务。他要是对你们不好,我跟他朋友出去玩就摆着张脸给他看!”

 一直以为重色轻友乃人之常情,这样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友情哪里找!【我在乱用成语别吐槽!


(2)惹Y生气了。从下午知道她生气开始我就一直好忐忑好忐忑。

终于等到了她回家,听到了脚步声,我跑出去开门,见到了拿着钥匙正打算开门的她。听到她吸鼻子的声音。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她跟我hi了一声,走进房间。我又小心翼翼地跟进去,“你感冒了吗” “没有啊,外面风大而已”

然后她们去了趟超市,回来的时候我看到小推车里有吹风机。莫非她再也不想像我借东西了吗。心里越想越害怕。

她洗完澡之后,纠结良久的我终于鼓起勇气去她房间。但是坐下来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还生气吗”

“不生气了”

语塞。都说不生气了我该说什么啊。

好尴尬,眼神开始飘忽,然后又看向她的眼睛,想要确认她真的不生气了。

“真的不生气了啦。本来想着回来就是不跟你说话,但是看到你啪嗒啪嗒跑出来给我开门,我立马就不生气了

“看到你那个纠结的样子,要不是马上要去超市,我肯定那时就去安慰你了”

我哭笑不得“为啥是你安慰我啊,明明是我惹你生气的。”

“因为我很容易心软的。”


(3)然后跟Y聊了很久。

“你有时候真的太不注意了。以前S(以前的室友)也经常生你气,估计你都不知道。她气得过来跟我说,但是她也很容易心软。‘今天她很开心的跟我说了几句话,我立马不生气了呢~’这样”

我眼泪立马掉下来,原来2年来受了她们那么多照顾。要是不是她们的包容,可能我们寝室也不会那么和谐。原来我一直以来认为的幸运,都是建立在她们的努力上。

回想了一下,好像真的是我经常犯错,经常战战兢兢地等待着别人的原谅,但是自己又不会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得祈祷对方能get到我的想法。很少有我去包容别人,很少轮到我这么做。

大家都是大人了,也没有理由我这么任性。接下来,我也该成长一些了。变得像一个大人。


(4)出门。我已经是最后一个了。走了几步发现,耳机忘了带了。感觉让她们再等我不太好,就说“你们先慢慢走,我回去拿一下东西马上追上去”

回到房间,拿上耳机,再掏钥匙锁门,走出去,已经不见她们的身影。也是呢,没那么好赶上去的。打开音乐,打算这样一路走过去。

拐了一个弯,远远地看到两个人站在那里。眨了眨眼睛,还在那。莫非一直在等我。

好感动。


(5)有一天跟合租的菅老师闲聊,聊到了已经回国的那个学长。

“你们看他一直都对学习以外的事不怎么关心,但是你们来之前特别上心呢。帮你们买好灯泡,有的时候进房间站一会儿,清扫清扫。积灰了也是他进去打扫的。”

我们哑然。没想到平日闷闷的学长竟然在我们来之前为我们做了这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