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 · 燈 · モ · 樹 · キ~

本命立花和树哥。
曾经是个沉迷于翻唱和橡皮章的日语字幕组成员。刚从澳洲回国。法学狗。近日希望能抽空重启翻唱坑和章子坑。手账爱好者。

タチバナTV#24#

开场白:讲了一些关于月下美人环节的新话题,然后立花老师笑着说道:这个环节的听众们,无论是明信片职人还是其他听众,水平都意外地有所提高了(笑)。感觉新话题会有很多很优秀的回答呢www(都是跟你学的啊!!)


立花老师讲到他曾经想去炒股:之前想着要不去玩玩炒股,因为觉得很有趣,有种跟世界对战的游戏的感觉,于是就稍微学习了一下打算开始,但是在这么大幅度波动的股市里,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手。在跌停的时候下手的话就会想,万一这还会继续跌呢。可能对于当日平仓了结不论盈亏的那些day trader来说,说不定还有些机会,有可能正好在最低的时候买进,然后抛掉的时候涨了很多。如果不是这样的交易模式真的很难炒股。


来信:我有一件事心里很难释然。那是加班的时候,干部对我们这些留下来加班的人说“干到这么晚真的辛苦了,平时那么累了,偶尔去放松一下吧”,于是请我们去吃饭了。但是我想着既然你这么说,那还不如干脆放我们回家呢。(立花:哈哈哈那你去说呀)不过请我们吃饭的心意还是让我很开心的。但是过了几天,那个人拿着那天晚上吃饭的发票过来报销了!我很不爽,这个人没从自己腰包里掏一分钱,搞得我很难接受他的心意了。如果这样的话,还不如给我一颗糖吃吃呢。我该如何看待这样的事情呢。

立花:你太年轻了!不要想太多敞开了吃就行了(哈哈哈哈哈哈)这样的事估计哪里都有,别说干部,一般的上司都会这么做。干部为社员出的钱可以报销这已经约定俗成了,规定里一般也都允许从公司经费拨款。新人的话也许会看不惯。不过你只要放心地吃饱然后回家就行了w不过如果真的不喜欢这样的做法的话也可以直接回家,或者选择那种无法要发票的地方w或者让他花掉无法报销的金额(嘿嘿嘿)嘛,总之我认为这事儿很正常啦,如果能接受的话,就去多吃点好吃的好好享受吧w


来信:立花老师晚上好!(立花:晚上好!)我马上就要满18岁了(立花:好年轻啊~)很多东西都可以解禁了所以我很期待www(立花:哈哈哈哈哈哈。不过酒还不能喝哦w)从今年起满18岁就能有选举权,所以我可能得参加今年暑假的大选。迎来18岁,感觉既激动又紧张。立花老师迎来18岁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呢?以及20岁获得选举权的时候又有什么感触呢?

立花:18岁的时候...并没想什么,反正不能喝酒┑( ̄Д  ̄)┍20岁的时候好像没有去参加选举。那时候在声优养成所忙得压根儿顾不上这个。

之后补充:我觉得,不去参加选举的人,没有资格对政治评头论足。如果你要对政治发表言论的话,至少你得去投票,或者表示候选人里没有你想投的人所以不去。诶话说把这个系统加入选举里也不错呢,现在的投票系统是谁觉得这个候选人好就给他投票,建议增加一栏‘这些候选人里我一个想投票的人都没有‘,然后看这栏有多少人投。如果投票数超过半数,这些人就得取消候选资格。还有个系统我很想加的,就是【同一个地方不能推荐候选人】。选举肯定会有政治家的后援团。对这个我没有什么意见,但是有后援团的地区不能进行这个人的选举,因为后援团的人肯定会投他的票,这就跟他的宣言做派没关系了。也就是说这些后援团投的票就是跟政治和国情无关的票,是选举所不需要的票。这样是不对的,拥有选举权的人们应该好好考虑这个人的政治主张和宣言。为了实现这个,应该规定,有后援团的地方不能推举这个候选人,以及上次推举的地区4年内不能推举这个人,或者三次选举之内不能推举,或者这些地区相邻的县三年内也不能推举。也就是说要保证,候选人应在不同地区受到推举,也就是说候选人必须好好告诉国民自己的政治主张。这样的话候选人也会更认真面对选举,投票的国民也会意识到,如果不好好关心政治的话,将来日本会乱套。

(其实先不说立花老师的建议是否可行是否成熟,首先这种思考精神很值得我们学习啊!!也希望能引起年青一代对政治思想的关心吧w)


这次有路巴那的词儿是「差し込め口」明明可以说的很H但是这个人完全在讲插座电压有谁触电(什么鬼)。。。完全没有开黄腔!(失望.JPG)(啧啧啧我到底在期待什么2333)


以上~ 好梦Goodnight~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