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 · 燈 · モ · 樹 · キ~

本命立花和树哥。
曾经是个沉迷于翻唱和橡皮章的日语字幕组成员。刚从澳洲回国。法学狗。近日希望能抽空重启翻唱坑和章子坑。手账爱好者。

离拍这照片估计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星期了。

当时中午,天气晴朗,难得一个没有妖风肆虐的时辰。我拍了这张照。湖水平静得跟睡着了一样,只有小小的野鸭子从肚皮上淌过,留下一道道划痕。

照片右上角那个船型建筑就是我们集训的地方,拍完之后集训中抽空把照片传了上来,又抽空用手机写了很长的一段话。但是不知道是因为网络问题还是咋的,文字没有上传成功,然后草稿又莫名其妙没了。顿时觉得心累,不想再写一遍了。

世界上有很多事是无用功啊。

然后不知多少天之后的现在,偶然翻开自己的lofter,看到这么一篇只有一张照片的半成品,强迫症逼着我打开编辑页面来写一些东西。

不过我也不太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不过是本来想去领教材结果半路遇到折回来的同学一问才知道书库还没准备好得第二天才能领。于是我就掉头回去了。

回想起来如此平淡的一个午后,是什么驱使我当初停下脚步蹲下来拍了这张照片呢。

想不起来了。


就是这样吧,时间一步一步向前走,不快,但是绝不停歇。他有一种特殊的魔力——你有时候会记不得一些细节,一些动机,一些美好或是悲伤的事情。

就像有时走到一个地方,却忘了自己为什么来这里;伫足,却不知接下来该去向何方。

莫非老年痴呆低龄化了【笑


在苏州玩的时候,走之前,我摊开本子,核对了这几天我们玩的东西和顺序。基友们嘲笑我说,不会你想写个游记把这些全部写下来吧。

写游记这个习惯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好像是初中吧。。。有空的时候回去翻一下以前写的那些游记,看着字迹从幼稚变成熟。

时间流逝。

也不知道下次我们再一次一起出去玩是什么时候呢。

终究还是没说这么扫兴的话。


也许只是纯粹自己记性退化吧。又是抽了什么筋多想了好多。



不过我还记得路过湖边的时候打扰了两三对情侣吧。


还有


那天阳光真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