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 · 燈 · モ · 樹 · キ~

本命立花和树哥。
曾经是个沉迷于翻唱和橡皮章的日语字幕组成员。刚从澳洲回国。法学狗。近日希望能抽空重启翻唱坑和章子坑。手账爱好者。

脑洞

“歡迎新人!”

“喲!”

他們就算認識了。


“你看!!企鵝!”

“草泥馬好可愛啊啊啊啊啊啊!“

她興奮地在手機上發各種照片過去,一邊激動地敲字。

地球的另一端,他對著手機上的文字,不禁輕笑

——童心的她真可愛。


“室友的同學給她寄了好大一箱鴨舌頭!!!!好羡慕!好饞!!“她說。

”鴨舌頭!!!!“屏幕上的感歎號宣洩倆老鄉對故鄉的想念。

——雖然只是吃的。

”誒嘿,要不我寄一箱鴨舌過去?“

”開玩笑么,肉類過不了海關的啦!笨“


”我機票已經訂好了~“

”誒誒!真的嗎!什麽時候!“

”我們這裡五月份就放假了呢。你來接我不~“

鍵盤上的手頓了下。

”好啊!“


機場。

她氣喘吁吁跑進出口的大廳。大巴車上睡了一路,一下來就擠地鐵,出來時候被人流裹挾著走錯了方向。結果現在都過時間了才跑到。

不過也幸好飛機晚點了,不然就不好了呢。她想。在機場里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打開手機玩起了2048.

還是玩到512就game over,她歎了口氣。這時候機場響起了他乘坐航班到達的消息,她站起身,走向出口。

周圍熱熱鬧鬧的,有好多人舉著牌子。她趴在欄杆上,一直盯著出口那扇門,思緒卻開始迷離,他會穿什麼樣的衣服,拖著多大的箱子,飛機上是不是睡覺了,會不會打著哈欠走出來......

“嘿!”

突然眼前一暗,有個人停在了她的面前。

她先是看到一雙帆布鞋,再向上是深藍色牛仔褲,然後是格子襯衫,披著一件外套,最後是他的臉——只在照片里看到過的少年。

“啊!”她忽然晃過神來,“你你你回來了啊!“

”嗯。“他一副啼笑皆非的表情,伸手按住她的頭。

——我回來了。


又是機場。

安檢口。

她的身高導致她平視只能看著他的肩膀。於是她就出神地看。然後又將目光移開,愣愣地看著周圍的路人和遠處的免稅店。

然後

”吶,時間差不多了...“

她剛一抬頭,話還未說完,便愣在了他看來的專注的目光里,緊接著撞進了個溫暖的懷抱。

誒?!

她驚得一動不動,只聽得撲通撲通的心跳,不知是耳朵里傳來的還是自己的。

”就這麼希望我走?“略帶戲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她猛地一回神,往後退一步,頭都不敢抬

”是啊!都到時間了,你也該走了!那啥,告別的擁抱也抱過了,快走了啦!“

他眼神微微一黯,咀嚼了一下”告別的擁抱“,默默提起隨身的行李。”那我走咯。“

嗯。她在心裡回答了聲。

他一轉身,卻猛地頓住,目光定在衣角那隻不知什麼時候攥住的手。

”啊“她立馬放開,手垂到身側,不甘心地握了握。抬頭乾笑一下”啊哈哈,沒啥,你趕緊走!“

他笑了笑,轉身走了。

在走過門那一瞬,他突然轉身,大步走到目送他離開的她面前。

”誒誒誒?你回來干...“他俯下身,輕輕堵住了她的話。

”這個可不是單純的吻別喲“看著驚呆了的她,他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髮。


“等我回來”


“...嗯”


我是個理想主義者

然後有一天開始

我變得不敢做夢


我是個現實主義者

然後有一天開始

我變得分不清夢和現實



QQ上。


“在吗”


“在忙吗最近。群里都没在冒泡呢”


“怎么了吗,为什么不理我了?”


“...”


“回来好吗,我想你了”




逛街ing

”诶,你现在开朗多了呢。之前压根儿都不肯出来的说“

”是呀是呀,以前还开了个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群,聊得不亦乐乎“

”哎呀别提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她苦笑着摆摆手。


一切不过是个脑洞。

好大好大的脑洞。



 ===END===

评论
热度(2)